42℃路面直曬,人手一個“超大杯” 烈日“烤”驗下的高温日記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7-09 06:45   

杭州日報訊 自打出梅,杭州開啓了“燒烤”模式。這段時間最辛苦的無疑是户外工作者,每天在馬路上執勤的交警就是最典型的一類人。

沒有綠樹房屋庇廕,頭頂火熱的陽光,腳踏滾燙的馬路,高架交警戲稱自己是“離太陽最近”的交警。在烈陽底下工作,是種什麼體驗?昨天,記者跟隨全杭州最久經“烤”驗的高架交警上路感受了一番。

高架上温度飆至42℃

大容量水壺成“標配”

14時左右,記者來到中河高架環北立交崗亭,此時正是一天中最熱的時候,實時氣温高達37℃。體感温度顯然遠高於這個數字,記者在崗亭邊站了5分鐘不到,T恤已經和後背黏在了一起,頭暈的不適感也隱有出現。

“高架上的温度一般要比地面高5℃以上,因為這裏沒有任何遮擋。” 從警15年的高架大隊城中中隊民警沈長征告訴記者。此時,温度計顯示崗亭附近的温度直接飆上42℃,根據往常規律,此時的地表温度已逼近60℃。“真正熱的時候還沒來,三伏天踩在地上腳都是發燙的。” 沈長征補充道。

比空氣更滾燙的,是交警的摩托車坐墊。記者找了一輛暴曬已久的車子打算落座,下意識地彈起,火辣辣的刺痛感非常明顯。“這還是小意思,腳下發動機散熱太厲害了,必須得穿騎行靴,普通鞋子根本吃不消。”沈長征指了指車底。

綠色的反光背心和黝黑的皮膚,再加一個大容量水壺,是交警的“標配”。記者注意到沈長征的手臂已被曬得黝黑,摘掉手錶後膚色對比更為明顯。更直觀的變化體現在喝水量上。由於不停出汗,為防止脱水,避免中暑,沈長征每天攜帶一個2L的大水壺,出發前得把大容量的水壺灌得滿滿當當再上路。“涼快的時候一壺水綽綽有餘,這幾天起碼一天兩壺,有時候還不夠。”沈長征説,這種天氣下,水壺就是他們最重要的戰友。

“焦”警與“澆”警間來回切換

滿臉汗珠、後背濕透是常態

當天沈長征值中班,從14時開始執勤。他上班第一件事,就是騎着摩托車出去巡邏一圈,觀察有沒有人開車時使用手機。

“夏天人本來就容易犯困,又是下午,要再一玩手機更加不得了了。”沈長征向記者解釋,高架上的不少追尾事故是由於玩手機分心造成的。

對於交警來説,大夏天的12時到16時是一天中最難熬的時候,滿臉汗珠、後背濕透是高架交警的常態。“這種天,執勤5分鐘就這樣了,習慣了。”一位穿着騎行服的小哥趁着空當大口喝水,身上的警服早已被汗水濕透,只見大顆大顆的汗滴順着臉頰往下淌。在烈日下,一套警服濕了又幹,幹了又濕透,幾小時下來鹽跡斑斑。

到了16時,天上的陰雲迅速聚集,遮住了太陽。雖然温度計上的温度仍顯示38℃,不過跟之前比已經“涼爽”不少。

杭州的七八月,在烈日當空和雷雨傾盆來回切換,而交警們也就兩種模式:“焦”警或“澆”警。兩個模式哪種相對能接受一點?在這個問題上,所有交警都保持了高度一致。對於他們來説,烈日能熬過去,但一旦下雨,面臨的挑戰就會大很多。

首先是事故多了。“就拿我平時的執法經驗來説,每次剛下雨的時候,追尾事故都會增多。”沈長征説,因為大家沒那麼快適應從晴天切換到雨天的開車節奏,剎車距離變長的情況下,車距太近就容易出事故。而另一個重要原因,是人更難受了。夏天的雷陣雨雖然時間短,但架不住下得猛,雨水灌進靴子裏,走起來“步履維艱”。

“95後”騎警的朋友圈讓人心疼

外賣小哥給交警支招

烈日下,地面交警同樣也很辛苦。昨天在新華路上,記者看到有趣的一幕。交警在路口執勤,一位全副武裝的外賣小哥上前給他提建議,説可以試試穿着冰袖上路,防曬效果不錯。交警笑了笑,表示小哥的建議很好,不過穿成這樣一來不符合工作規範,二來自己也不太習慣。

前天下午,西湖交警大隊文教中隊騎警嚴何俊發了條朋友圈,看着挺讓人心疼。“穿騎行服執勤下來,出的汗比蒸桑拿還多。”記者聯繫上小嚴時已是晚上8點多,這位“95後”小哥還在路上處理事故。距離下班還有近2個小時,他的2.5L超大水壺裏的水已經快見底了。

小嚴練田徑出身,曾是國家二級運動員,身體素質很不錯。“以前在操場上跑步,也是這樣頂着大太陽。”做騎警已經3年多,對於這樣的高温天氣他還算能接受。

平常上路執勤的時候,小嚴也會在車裏備上藿香正氣水等防暑藥物。不過這倒不是給自己用,而是為了應對可能出現的路人中暑等情況。

來源:杭州日報  作者:通訊員 沈靜瑜 記者 謝珂  編輯:陳東
返回
自打出梅,杭州開啓了“燒烤”模式。沒有綠樹房屋庇廕,頭頂火熱的陽光,腳踏滾燙的馬路,高架交警戲稱自己是“離太陽最近”的交警。在烈陽底下工作,是種什麼體驗?昨天,記者跟隨全杭州最久經“烤”驗的高架交警上路感受了一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