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小夥與女友分手後離家10年:為了跟她結婚花了太多錢,沒臉見爸媽!昨天,他們終於團聚了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7-09 14:26   

十年前,28歲的小楊在杭州有份裝潢設計的工作,也談了女朋友。到談婚論嫁了, 兩個人突然分了手,小楊從此一蹶不振。

“媽,我準備跟她結婚,用了家裏太多錢,我欠你們太多了。”兒子留下這麼句話。大人一開始還聽不懂,回過神來才發覺,兒子工作辭了,租房退了,從此消失了十年!

直到前兩天,公安找到,這十年來老母親苦苦追尋的兒子,仍然躲在杭州......

為了結婚,花了家裏太多錢

兒子“人間蒸發”了十年

7月5日中午,西湖公安“永輝”工作室接到一個來自上海的電話。電話那頭操着一口上海口音,“隋警官,能不能請您幫我找到我兒子,我們已經十年沒有見到他了。”

電話那頭的樓阿姨其實是浙江嵊州人。兒子還小的時候,樓阿姨就開始在上海做保姆工作,供養着兒子讀書長大,也深得東家信賴。不久前,東家拿着手機給樓阿姨看,杭州有一位尋人總司令,蠻有名氣,新聞上都講了。“要不你也聯繫聯繫,説不定能幫忙找回你兒子?”

樓阿姨看了眼手機,嘴上説着“這種兒子,找到也沒用,管自己走掉這麼久了。”心裏卻默默記下了新聞裏的名字。

2011年,28歲的小楊在杭州做裝潢設計類的工作,表哥也在杭州,相互照應,日子過得不錯。小楊當時還有一位談婚論嫁的對象,樓阿姨去杭州都見過,也蠻滿意。

但突然有一天,小楊説自己和對象分了手,情緒也開始一落千丈。表哥勸了沒用,樓阿姨趕來杭州勸,兒子還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。小楊當時跟樓阿姨講,“媽,我準備跟她結婚,用了家裏太多錢,我欠你們太多了。”

樓阿姨起初還沒明白兒子這句話的用意,直到發現兒子開始有意躲避家裏,甚至不聯繫了,才發覺情況不對。表哥去小楊公司一問,人已經辭職,房子也退租了,沒人知道他去了哪裏。

講到這個地方,樓阿姨已經斷斷續續在電話裏哭了兩回。她跟隋永輝講,這10年自己只要多認識一個人,就會讓對方想辦法打聽兒子會不會去了陌生的城市。甚至自己還鼓起勇氣去派出所問,就怕兒子遭遇不測......

十年間唯一讓樓阿姨有些安慰的消息,只有前幾年小楊換過一次身份證。除此之外,兒子如同人間蒸發一般,完全沒有任何消息。

兒子已38歲了,大學畢業睡橋洞

幹苦力不找工作,就是為了躲

隋永輝自己都沒想到,找到小楊只用了自己一個晚上的時間。

他要來小楊的身份信息,並通過技術手段發現了一個讓人震驚的結果:小楊不僅人在杭州,而且就出現在城西的百腦匯大樓裏!畫面中,小楊一米七左右的個頭,穿着一件黑色T恤,吃力地把一箱箱電子設備從外面搬運進來。

第二天,翠苑派出所派出三路警力,從早上7點半開始守候在百腦匯前後三個出入口。半小時後,隋永輝接到民警的電話,“這個小楊幫你找到了,跟昨天穿着一樣的衣服。”

隋永輝先給樓阿姨打了個電話,隨即趕去派出所,見到了有些邋遢的小楊。

38歲的小楊看上去很瘦小,他背有些佝僂,安靜坐在沙發上,身上散發着一股味道。隋永輝嘆了口氣,給小楊倒了杯茶,慢慢講起樓阿姨所説的經歷。

直到他發現,小楊捂住了自己的臉,眼淚一滴一滴掉在辦公桌上。

“二哥(隋永輝的外號),我錯了。我想孝順我爸媽,實際上這才是真的不孝。”小楊開了口,“14年的時候,其實我真的想見我爸媽一面。那一整個晚上我站在家門口不遠的地方,看着我老頭子一個人在那裏燒水、做飯,但我就是沒有勇氣往前走。我還去上海,找我媽媽做保姆的人家小區門口,等了兩天,就是沒有見到她,我以為媽媽已經換了東家......”

隋永輝忍不住問,那這些年你到底怎麼過的?

小楊説,因為不想讓自己家人找到自己,所以就沒去找一些正式工作,也沒有租房,就怕家裏人找到他,領他回家。對他來説,迴歸正常生活,就意味着讓父母的生活增添更多的負擔。

這位大學畢業,原本前途光明的青年,輾轉於快遞分揀員、綠化工人,配菜員等工作,晚上沒地方睡,就撿來別人不要的被褥,住在橋洞下、廣場上。

“我和流浪漢一起睡在廣場上,很難受,晚上根本睡不着。但熬着,就慢慢習慣了。”

整整十年,他把自己放逐在原來的生活之外,並忍受着自己所選擇的痛苦。

7月6日下午,樓阿姨從上海坐高鐵趕到杭州,馬不停蹄直奔翠苑派出所。當天,小楊見到了推門而入的母親。

樓阿姨往前走了三步,在觸摸到兒子手臂的一剎那,她緊閉雙眼,止不住嚎啕大哭,雙手用力摟住在兒子的背上。小楊的情緒比母親更加激動,似乎這十年裏所有的委屈、悔恨和歉意,都在這一刻傾瀉出來。

“媽媽,我錯了......”小楊再也抑制不住,跪在了媽媽的面前。

“讓你真正回家的,是自己的內心”

昨天上午,小楊和樓阿姨特意趕來西湖公安分局的“永輝工作室”,向“二哥”隋永輝送上了一面錦旗。

樓阿姨和小楊這時候才知道,幫助家庭團聚的這位“二哥”已經幫助了全國七千多人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家庭。

不久前,隋永輝還被公安部評委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範,是全杭州唯一入選的民警。

坐在“永輝工作室”裏,樓阿姨一直拉着小楊的手,一直沒有鬆開。

這十年,這對母子過得其實都不好。小楊自然是吃了不少苦,小楊父親之前因為做木工時不當心,手受傷嚴重,已經不能從事原本的工作。如今生活的重擔全部壓在樓阿姨的肩膀上。

樓阿姨留着一頭利落的短髮,見到每個人都開心地打着招呼。或許只有小楊清楚,這十年媽媽究竟為自己熬出了多少皺紋。

小楊表哥悄悄跟記者説,“阿姨一直是很樂觀開朗的人,不然,她真的撐不到現在。”

小楊有些不好意思。“我現在應該是開開心心的,再説起以前的事情,我又要哭了。”告別時,他握住隋永輝的手,“二哥,謝謝你給了我回歸家庭的勇氣和信心,讓我能見到自己的父母。”

隋永輝拍拍他的肩膀,“真正讓你回家的,其實是你自己的內心。”

來源:杭州日報  作者:記者 李維和 通訊員 蔡尤嘉 實習生 楊志浩  編輯:鄭海雲
返回